微信

客服

30多岁的我,开始预防老年痴呆

发布时间:2022-09-27

奶奶当年开始卧床的时候,说心里话,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因为之后的日子,不管是几个月,还是几年,我们只要悉心照料她就好了。而之前那两三年,于我们来说,不堪回首。奶奶87岁时,依然身体硬朗,耳聪目明,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家里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夸奶奶身体好,是儿孙的福气。但我们却发现了问题。她怀疑我妈偷她东西,却并不跟我们说。因为奶奶年纪大,常有亲友来家里看望她,谁来看望她,她就跟谁倾诉“被盗”的委屈,首饰、钱,甚至衬衣衬裤,说得有鼻子有眼。有那么几次,亲友都信了,来跟我爸或者我姑反映。他们俩好一番解释,才还我妈清白。为了打消她的怀疑,我姑每次都当着她的面把她认为被我妈偷了的东西找出来,可是没过两天,她又说丢了新的东西。不过那时候“阿尔茨海默病”这个名词还没有被大众知晓,甚至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一种病,更不用说去检查,去治疗。我们只知道,她“老年痴呆”了。

没多久,我叔、我姑父也都在被怀疑之列。全家没有被怀疑过的人,只有我爸和我姑。后来再有亲友要来拜访,我们就找各种理由婉拒,因为实在不确定奶奶会说些什么。我当时已经在另外的城市安了家,偶尔回娘家,不敢进奶奶的房间。当然,最惨的还是我妈。奶奶的病情又发展一些后,就不是背后说我妈了。她在家里指着鼻子骂我妈,赶我妈出门,甚至会动手。我妈无奈,只好搬到姥姥家里住。我妈搬出去后,家里的危机暂时得到了缓解,但是我爸、我叔、我姑并不轻松。奶奶三天两头地找邻居麻烦,说人家偷她的东西,说人家在背后讲她坏话,然后她站在人家门口大骂,堵在胡同口不让人家回家。我爸他们几个每天跟在她后面给邻居道歉。如果拦着不让她出门,她又要在家里闹个不停。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近一年,我爸、我叔、我姑,包括住在姥姥家里的我妈,都已经精疲力尽了。奶奶病情发展到下一步,也就是她开始卧床的时候,已经90岁了。我们仍然拒绝亲友来访,因为她即使躺在床上起不了身,嘴上还是会经常说一些难听的话。

奶奶卧床的时间在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中不算久,不到半年就离开了我们。我为什么说不算久呢?因为奶奶并不是家里第一个患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上一个,是我外公。我外公最突出的症状不是性格改变和多疑,而是记忆缺失。从昨天刚领过退休金今天又要去领,到想不起熟人的名字,再到中午记不起早饭吃了什么,最后,老伴和儿女他都不认识了。外公卧床的时间有两年多。其实我外公发病的时候,我们也算不上茫然,因为在此之前,我爷爷也是这样的。那还是在遥远的九十年代末,我当时只有十几岁,功课很忙,偶尔放学回来会听我妈说:“你爷爷又走丢了,你爸他们去找了……”

三位老人相继离开后,我们家有很多年没有被阿尔茨海默病困扰。直到前两年,我妈妈开始健忘。我当然不会像上一代人一样,把这看作是年老的正常表现,然后任由疾病放肆。我带我妈妈去大医院、挂专家号、做一系列的检查,虽然最后得到的结论仍然是不可逆的退行性改变,但我学习了该如何陪伴、护理病人的正确方法,获得一些可以延缓病情发展的药物。最重要的,是我对这种疾病有了更全面的认识。比如,它的遗传性。当我知道阿尔茨海默病的遗传因素占很大比重的时候,整个人是懵了。我爸当时已经因患其他疾病去世了,我无法得知倘若他也活到七八十岁,是否会被阿尔茨海默病找上门。但我妈的情况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她只有外公的单方面遗传,就已经中招了;而我爸,爷爷和奶奶两个人的基因起作用,他很难逃过去。假定他也携带这这种基因,那么轮到我,概率大到不言而喻。

我曾一度想去做基因检测,但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即便查出来携带高危基因又能怎么样呢?安吉丽娜·朱莉当年查出携带乳腺癌的基因于是做了预防性乳腺切除,可是阿尔茨海默病,它既不能手术,也没有直接作用于病症的药物,检测出来,也只是徒增烦恼。还不如我就把它当作既定的事实,然后去做一些真正有用的事。我知道这是一场漫长而艰巨的战斗,能多了解敌人一点,我的胜算才能大一点。第一步,还得是学习。你一共关注了多少个微信公众号?我是101个。在这101个公众号当中,关于脑科学,或者直接关于阿尔茨海默病的,有超过十个。它们更新的每一篇文章我都会认真阅读,还会把我认为有用的知识分门别类地记到专门的笔记本上。其中有两个公众号并不是大众科普类的,他们的文章里经常出现很高级的专业术语或者我从未见过的英文单词,然后我还要花上很长时间去查找学习。这么说吧,我上一次这样用功,还是在高中。当然,仅有理论并不能解决问题,还要去做。比如当我知道除了遗传,最大的风险因素是脑血管病的时候,我毅然决然地戒掉了熬夜。熬夜是我多年的一个恶习,纵使之前看到过很多“熬夜猝死”的新闻,也不能使我洗心革面。毕竟那些熬夜猝死的人,他们在新闻里,要隔着屏幕触动我们这些熬夜党,有点难。但阿尔茨海默病不一样,它就在我过去和现在的生活里,或许,也在我未来的身上。纵使熬夜没有导致我发生脑血管病,那么也有研究表明,每天睡眠少于6-7个小时,阿尔茨海默病发病的可能性还是会增高。工作和家庭琐事让我不能晚起,那么,我只能乖乖早睡。

对了,跟熬夜一起戒掉的,还有糖。我不胖,只有百十来斤的体重,之前各种甜点奶茶我从未有所顾忌。但是通过学习我知道,高血糖也会影响大脑。我的体质可能不容易发胖,但并不意味着我的血糖安全。研究还表明,阿尔茨海默病发病率与受教育程度有关。这里的受教育程度,一是指26岁时的认知储备,二是指持续学习的过程。跟爷爷、奶奶、外公他们相比,我的受教育程度倒是高了很多,但我仍怕它抵不过强劲的对手。30多岁的我还能再学点什么呢?说实话,那会儿我甚至想到过考研。不过转念一想,我无非是想锻炼大脑,实在是没必要跟年轻人卷在一起。还是学点自己感兴趣的吧。小时候我曾产生过学钢琴的想法,不过它只是一个想法,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在九十年代,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那是痴人说梦。不如就学钢琴吧。既能够圆小时候的一个梦,又可以手眼脑并用,充分锻炼大脑。记得第一节上课的时候,老师看我也算中年人了,说如果嫌学五线谱吃力,可以学简谱。我说不,我要学五线谱,什么吃力我就学什么。如今也学了快三年了,老师说她教过的学生里,能坚持下来的要么是孩子,要么是老人,中年人都学不长,没想到我能坚持这么久。我一向不是有毅力的人,只是有疾病在身后追赶我罢了。

我还买了不少初中的数学练习册。我是学文科的,从上大学开始,生活中的数学就只剩下买东西找钱时的加减法了。自从有了手机支付后,连加减法也省了。我对数学并不感兴趣,但我承认,数学更锻炼大脑。这么说吧,如果我在初中时就知道阿尔茨海默病这回事,高中我一定会选理科。现在初中的我已经复习得差不多了,高中的数学书和练习册也已经在路上了。从前我很喜欢孤独,喜欢一个人静静待着,即使待上一整天,也不会觉得寂寞无聊。而这几年,我交了很多朋友,因为更广泛的社交也有助于保持大脑年轻。从前我不喜欢做家务,能拖就拖,能懒就懒。不过最新一期的文章告诉我,做家务与降低各种类型的失智症风险有关。自从读了这一篇,家里的活儿我就承包了。

前几天午休的时候同事们在办公室做智力题,拉着我一起做,说可以预防老年痴呆。几十分钟下来,且不说大脑得到了多少锻炼,反正还挺欢乐的。第二天中午我匆匆吃过饭就赶回办公室,合计着继续一起玩,却不想办公室里人影寥寥。看来预防老年痴呆这件事,他们只是说说而已,只有我是认真的。

 关注老年人,关注养老院,如有需求可以联系春座网养老网在线客服。

 

更多热搜:

老年痴呆提前34年就有征兆!你以为的好习惯,其实是痴呆的元凶!

老年人该如何有效预防老年痴呆症

老年痴呆养老院如何选择